钱包

对角飞JQ的一些分析

角都飞段之间有种特殊的感情,这毫无疑问。

先从比较简单的飞段说起吧。飞段对角都的感情比起角都来更单纯得多,他花样作死般去激怒角都,想看他发火的样子;会向他说出类似撒娇的话比如角都酱~小角都~之类,他也这么调侃过迪达拉,但迪达拉跟角都是一个性格类型的么,角都是那种能接受调侃的人么,而且从语气也听的出不同;当发现角都为自己做过什么事后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坦白而直率,对于一个叛忍来说很不应该存在的品质;信任他的判断和能力,虽然生气角都叫自己笨蛋还是听从他绕道去木叶的建议,遇到阿斯玛时说你们搞错顺序了,大喊角都你不要插手让我觉得他是个喜欢单枪匹马解决敌人的人,在第二次遇到鹿丸时却二话不说就主动当了肉盾(这证明他还是有脑子的,知道面前这几个人自己搞不定就与角都搭档协作);被鹿丸操纵着去攻击角都时大喊的角都快躲开,爆炸符爆炸后有些惊恐地喊角都的名字,角都也知他所想地回复说自己没受伤,这一切的一切都很明显地表明了一件事,不管有没有喜欢这种对他们来说太奢侈的感情,飞段至少是很相信依赖角都的,不然他不会一有问题就叫角都解决,把角都当成可以依靠的对象,飞段也是有着自己的尊严的,他应该不喜欢求人,否则不会到阿斯玛要斩首,实在没办法时才求救了,能发展出这种关系,两人之间一定是存在着很大程度上的信任和默契。(这可是连木叶都承认的)

角都身上能分析的可就很多了。先分析一下角都这个人,我一直很奇怪角都对金钱的着迷,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会成为金钱至上主义者的那种人。加入晓前角都就是赏金猎人,他不做生意又孤身一人,没有任何花大钱的爱好,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入晓后赚的钱要给组织,不是花在他自己身上,他到底为什么如此喜欢钱?解开这个疑惑的关键就是角都和绝的对话:“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不,不对。能相信的只有钱。”说明角都连他自己都不信。我接触到的所有资料,手游网游甚至同人都告诉我角都叛村的原因是因为刺杀初代任务失败回去要面对重罚和偿命的下场,角都选择了叛村,而他原本是个对村子忠心耿耿愿为之而死的忍者。这件事一定是伤透了角都的心,为村子做牛做马,任劳任怨,刺杀初代火影这种与送死划等号的任务,长脑子的都知道能活着回来已是祖坟冒青烟了,最后却是这个下场。我猜村子不仅仅是因为失败,也因为要灭口,不能让木叶知道刺杀者是泷隐村的忍者伤害到村子利益。我没玩过角都外传,但我对他在网游中说过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为了村子拼上性命的我们,为什么会落到这个结局……我一万个相信这是真心话。角都自那之后陷入了绝望,不再相信任何人,任何事,与其说他是爱钱,金钱至上,倒不如说,他只能去爱钱了。他抛弃了村子,村子抛弃了他,因为职业关系他也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没有亲友,没有死的理由,总要有活下去的信仰,比如钱。钱永远不会因为他的失败抛弃他,钱他想要就能得到,钱不会背叛他。

几十年后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这时飞段出现了。我们都知道,角都之前的搭档恐怕没几个是死于任务,而是死在角都自己手里,上任只是因为动作没有角都快,就被角都不分敌我地杀死了。港真不看名字的话我都以为这是蝎干的了,不即使是蝎都不会干出这种把搭档当消耗品的事好吧!角都知道自己的脾气,只是他不愿为别人改变自己,正好飞段满足了他这个需求。一个虐待狂碰上一个受虐狂,既可以供他肆意发泄,他也不用控制自己。这也是我说角都并不是真爱钱的一个佐证。他真爱钱就该甩了聒噪不已,做老长时间的仪式,与钱无缘的飞段,砍了四肢埋了什么的都可以,飞段的痊愈力没强到能连接断肢的地步。所以一开始,角都对这个搭档的印象应该是起码中等以上的。

鹿丸分析角都时说他冷酷地连看到同伴被干掉也丝毫不为所动,对其他人来说这是大实话,对飞段来说不是。在角都眼里飞段被砍头根本不能叫做被干掉,不管阿斯玛把飞段看成八块还是八十块角都都能缝回去,他当时纯粹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看笑话的心态观战的,飞段被砍头后他甚至还露出了疑似笑容的表情。之后鹿丸用绑了起爆符的查克拉刀攻击他们时他的声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带上了些情绪化的急迫,不再是低沉平缓无波(我听了很多次,真的只有那一次不一样),那个时候他说的是:“飞段,躲开!”角都真急了,明知飞段已经看到了攻击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因为这次不一样,在那么近的地方爆炸飞段身体的某些部分真的有可能被炸得尸骨无存的,连角都都搞不定的那种。

角都没想过为其他人改变自己,他却不自觉地为飞段改变了,或者说开始表露出一些真实的感情。角都大部分出场时间都是很严肃正经的,他只调侃过飞段,“总比头被砍了好吧”“和我的同伴不同,你很聪明”“那你怎么还被人砍了头呢”充分说明了角都是很会拆台的,堪称补刀王,前提是他愿意补这个刀。捡起来的护额就更别说了,简直就是秀恩爱,闪瞎了吃瓜群众的氪金狗眼。喂这是一个连太慢都能成为杀死你的理由的人啊,这样的人若心里没有你会在意你护额是不是掉了,脖子上的伤口好不好看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吗?!他分明就是在关心飞段还死不肯承认,用各种“XXX就杀了你”来掩饰自己难得一见的别扭温柔。MD说这两个人没点什么我绝壁不信!

飞段对于角都来说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世界那么大,碰上一个跟自己一样不死的人的机率是多少?可以忽略不计。没想到这忽略不计还就真让角都碰上了,还比他更不死。至少角都是因为秘术而拥有几个心脏才死不了,对方可是真正的不死之身,在飞段的身边,好像就连他也可以称作是正常人了。这种感觉对角都来说一定仿佛恍如隔世,他这种不死的老怪物居然也有了一个跟他一样的同伴,他居然像正常人一样有了真正的同伴(有关这一点,个人猜测虽然角都被晓收服了,但他只把飞段当成同伴过,其他的都是没什么交集的同事而已),这份感动不亚于一个外星人在一个地球上发现了另一个外星人,茫茫海洋中找到了跟你一样的另一滴水,难以言喻的美好。同样,角都对飞段一定也是这样特殊的存在,唯一的区别就是为了自己的信仰自愿叛村,尚且二十出头的飞段的这种孤独没有角都的深,没有角都的长罢了。

飞段嗜血归嗜血,他本人是个很单纯,虔诚,没什么心机的人,没有杀心的时候,连敏感的鸟儿都能在他跟前觅食。不说其他几个饱经沧桑的大人,不提背负重担的鼬,他的心眼还没小他几岁的迪达拉多。就那么点小心思,简单如飞段,以角都的阅历眼力脑力看穿看透他基本上是分分钟的事,角都不需要担心对方对自己不利,实力不够;不需要担心对方设计陷害他,心计不够;不需要担心对方会离开他,因为他是不死之身,而且若是两人分离了,飞段才是那个会更加不知所措的人。另一方面,角都平常不怎么说话,他要是跟鼬蝎那种高冷类型的搭档,画面太美不敢想象……两座移动冰山妥妥的。要把角都攻克,真得要那种很聒噪的人不可,比如飞段。

综上所述,角飞是天生一对,说句可能有点恶心的话,他们就是为了遇见对方而生的,虽然中间隔了太长的时间,但我相信他们愿意等待。